主页 >

嗔的拼音

       母燕一如既往托着疲惫的身子衔虫归来,而空空的燕巢里已经没有了往日乳燕争食叽叽喳喳的声音。母亲有关节炎,上小学时我就学会了在母亲的膝盖上垫上一块手巾,用嘴吹热气,缓解她的关节疼痛;她洗头时每次都要让我用水壶兑好热水为她浇水;如果在外面有长辈送给我什么好吃的食物,我一定会拿回来先让母亲尝过;我就学会了刻腊版的手艺挣钱补贴家用,就被特招美工参加工作,第一次领到工资,我下班回家后分文未少全部交给了母亲,一直到我结婚成家都是这样;每次去外地出差,我必会给母亲买回礼物,有吃的穿的也有适合她用的;我在时就发表短篇小说处女作,每次我都会把印着我名字和文章的杂志或报纸拿一份回家给母亲看,特别是后来她手里捧着我出版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时,满头白发的母亲脸上每一道皱纹都笑得那么开心和幸福,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比阳光还温暖,比花儿还美。母亲是其中最不讨人喜欢的一个,因为母亲总是念叨着死亡。母亲心痛,说什么也不让我再干这活了。木晓随手拿了根胡萝卜扔向沙华沙华,你说,这有没有很像植物大战僵尸啊?母亲与共和国同龄,她的童年是在一个凄凉、偏僻的小山村度过,在那个刚获解放的穷山沟,生活上的拮据是可想而知的。母亲每次提起,她就说工作重要,搪塞过去,加上这个小城远离家乡,母亲也就只是说说而已。母子相依为命的日子就在这种平静中度过。母亲有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极旧,上面斑斑驳驳的,是岁月送给它的礼物,我常常劝母亲把它扔掉,母亲皱眉不肯,于是我与她冷战。母亲的话深深印在了蒂姆心里,从此他更刻苦地练琴,因为他要用心去捕获最美的声音。

       母亲则斜倚在病床上,一听到门响,睁开了眼。母亲说钱丢了,便揪住自己的头发。母亲还告诉我,外婆给我的红包里面包的是金鸡尾和茶叶,是给我压惊的。母亲的话,在我心头重重地敲了一下。母亲死后父亲用各种色纸亲手给亡母做冥衣。母亲果然真的为我挑选了一把又大又饱满的玉米棒子。母亲弥留之际仍呼唤着妹儿,那千山万水的阻隔让妹儿痛上加痛。母亲听到以后就责骂父亲:你说的什么话?母亲会说话,我们反倒高兴得不会说话了。木鱼跟我无话不谈,有喜事说有不快乐的事也说。

       母亲节到了,手中的笔沉重了些许,只因再多的词汇都无法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以及母爱博大无私的精神......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在此,我真挚地祝愿全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万福安康!母亲小父亲六岁,外爷为了几斗粮食的彩礼把母亲许给了父亲,尽管那不是母亲心里所想,但她顾全了大局。母亲说,你爸爸擀面皮包饺子,那是去西北学的,以前你爸爸少爷公子哥儿,是啥也不懂母亲那时像是在回忆一段柔情的忆念,或许是苦日子中挤出来的美好眷恋。母亲还告诉我,外婆给我的红包里面包的是金鸡尾和茶叶,是给我压惊的。母亲估计打到可以了,就放下绳子,严厉的叫我和哥哥继续跪下好好反省。母亲下班回到家,直接就钻进了厨房。母亲说:儿子,我知道,你想呕气就能呕出来的呀。母亲是个能干优秀的人,这是出了名的。母亲果然真的为我挑选了一把又大又饱满的玉米棒子。目光转向天空,不一会儿,一个发亮的黄色圆盘露出一点点来,努力挣脱乌云的束缚。

       母亲呵,你若无其事还是轻轻蠕动一嘴松动的齿牙不紧不慢。母亲在孩子刚刚出生那一刻赶到了医院,她说昨晚回去后心扑扑的跳个不停,想到她可能要生产,一夜未合眼,天一亮赶快赶来。母亲在她后面拼命的追赶,追了她几条街,几次差点摔倒在地上,她也狠心的不肯回头看一眼,父亲骑自行车在街尾的胡同里拦住了她,给了她一巴掌,与她断绝了关系。母亲我爱你,你是我心中永远的最爱《慈母颂》在我的心灵之中,有个地方深不可测,其竟从未所问,你是那希望之火,为我照亮我的前程,照亮着希望,在每个黑黑的夜里,牵挂的是您,在每个寒冷的夜晚,是您给我无尽的温暖,天空下起雨了,每个雨滴都在述说。母亲来的那天,深圳的天空也格外地明净。母亲切的洋芋菜没有妹妹的细而均匀,妹妹放的油却要比母亲炒菜时候多了许多,和母亲一样同样有十之一二的火疤烙痕:它不像泥巴团一样只用舌头顶着上颚揉一揉就软绵绵的溶解到你的嘴巴里去;更不是半生半熟:咬在嘴里磕齿磕齿的发响着咀嚼半天还难嚼碎;母亲炒的菜必须用牙齿轻轻地咬上去,才有洋芋条条根根见骨的感觉,而后用舌头在口腔里配合牙齿搅动一会就和面团一样轻轻地在嘴巴里缠绕上舌头,再慢慢地细嚼细咽着将那股柔柔的,甜丝丝的清香味一直从喉头上吞咽到心窝里去,它不腻更不坚硬:我下过多少回山南海北的馆子,可那股异样的香味只有母亲炒的菜里独自特有。母亲没说话,我看见她眼里慢慢氤起水雾,她努力眨着眼不让眼泪掉出来。母亲笑出了声,停顿了半天说:一九五五年五庄黄河决口,搭台子唱大戏时捐献出去了,唱完戏之后那件大褂子就和其他演员的戏服一起扔进了决口处。母亲和继父在春天里,领着周围的亲戚朋友喝了喜酒,就算正式结婚了。母亲有时甘愿做一根甘蔗,任凭儿女吮吸着甘甜的蔗汁;母亲有时又是一座大山,用坚实的臂膀抚平儿女的创伤。